4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系统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技术文档
  行业展会

服务电话:15838056980

服务QQ:867578800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内容

中国无纺布名城:仙桃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6/10/19 9:05:08 阅读:658
更多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无纺布公众号

  无纺布是非织造布,现如今多数人还是对无纺布袋一知半解,那就让小编带领大家走进中国无纺布的发端地-仙桃。

  彭场,江汉平原腹地的一个传统农业乡镇,中国地图上针尖大的一点。

  然而,在全球无纺布产业的版图上,它却举足轻重,一举一动都牵扯着行业格局。

  它有着众多闪亮的头衔:全球最大一次性无纺防护用品生产基地、全国唯一国家级无纺布生产地促进中心、国家级非织造布生产力促进中心……早在10年前,这里生产的一次性无纺防护用品,已占据全球同类市场份额的四分之一。

  去年,以彭场企业为班底,仙桃捧回了全国唯一的“中国非织造布名城”牌匾。

  如此多的金字招牌,为何集聚于一个小镇?

  作为“舶来品”的无纺布,为何能在这片土地茁壮“生长”?

  彭场,无疑是研究乡镇发展的一个样本。探寻彭场的奥秘,则必须从1992年,一个偶然的订单说起。

  ——那一年,绝大多数的仙桃人尚不知无纺布为何物。

  如果说,裁缝类劳动力资源丰富的江汉平原注定成为我国无纺布发展的第二个策源地,那么,其首先花开仙桃则得益于一个人——付立新

  领头羊的眼界决定了产业的规模

  “你可以说它起源于一个不经意而来的订单,也可以归之于仙桃人执着打拼的必然。”4月下旬,记者赴仙桃采访无纺产业的发端,彭场镇党委书记涂学军是这样回答的。

  签下第一个订单的人,叫付立新。他是仙桃无纺布龙头企业新发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这个产业集群从无到有再到裂变的“操盘手”。

  1992年4月,从镇办草席工艺厂业务厂长位置上辞职的付立新,用仅有的6000元办起了新发塑料厂。因为与镇上“约法三章”,不能动用原有的所有相关资源,付立新只剩下经验和名声。凭着这两样谁也拿不走的软实力,半年后,他拿到了朋友介绍的一笔东莞台资无纺布企业的订单——加工鞋套出口。从此,无纺布在彭场生根开花。

  22年来,付立新的企业“新发”多次扩规,一厂变四厂,从当年盈利300万元到去年产值过8亿元、实现出口4000多万美元,成为全球第三大非织造布民营企业。

  裂变,正是在“新发”的不断壮大中发生。“老付为彭场无纺布的发展辟出一条大道,打通了国际市场,培育了大批人才。”曾在彭场工作数年的仙桃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胡先平介绍,“彭场无纺十强的掌门人,有一半是老付的徒弟,有的就是他从算账开始手把手教出来的。”

  看到徒弟们纷纷自立门户成长为“竞争者”,付立新很坦然。

  回忆起大徒弟孙爱民离开时所说,“跟着你,好的是我一个人;自己干,得益的是一大家子人”,付立新感悟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只有‘新发’一家独苗是危险的,倒掉了,别人就忘记了,再翻身很难;苗子多了,大家认的就是彭场,产业就会在这里经久不衰。”

  付立新有如此气度,源于他市场多年打拼积攒的三大“法宝”:对行业发展方向的敏锐判断、一以贯之的诚信口碑、始终领先于市场的技术优势。22年里,他不但始终是“领头羊”,还扮演着“定海神针”的角色。

  众所周知,“非典”肆虐的2003年,是仙桃无纺布产业爆发式增长的一年。“突如其来的口罩订单让每个公司日夜加班都无法完成。几乎一夜之间,彭场以及周边乡镇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无纺口罩小作坊,各地赶来的经销商干脆坐在厂子门口抢货。”很多彭场人都还记得当年“无纺大跃进”的盛景。看着眼前唾手可得的利润,许多老板抛弃常规订单,疯狂赶制口罩,唯有付立新保持着冷静。“非典不可能一直存在,为一时的利益丢掉众多多年老客户,一定不划算。”保持自身生产节奏的同时,他不忘规劝过去的徒弟们。

  数月之后,市场验证了付立新的判断,也让他收获了更多的客户。“别人的客户都跑我这里来了。一些老板在非典结束后无事可做,我只有劝部分客户回去。”付立新回忆:“我对他们说,你在我这里排队,耽误的还是自己;他们知道错了,会更加珍惜,保质保时完成订单。”

  那一年,彭场乃至整个仙桃在无纺布业内名声骤响,付立新也再次以他的诚信和气度,带领同行们维持住了特殊机遇造成的产业规模,基本奠定产业集群化的雏形。

  当日趋激烈的同质竞争遭遇成本大幅上升时,结构升级改造成为产业持续发展的唯一选择。这次,拉动彭场“无纺布”的是一条线——

  产业结构调整需要引“狼”入室

  谁也没有想到,在平稳发展近20年后,彭场无纺产业会突然陷入“生死之争”。

  生存还是毁灭?这个无法厘清的哲学命题成了近几年“无纺大佬”们争论不休的主题。

  付立新和他当年的爱徒——已稳居“彭场无纺”第二把交椅的孙爱民,分列正反两方的“第一辩手”。

  持悲观意见的孙爱民认为,近五年来劳动力成本持续上升、后续劳动力补给断档、国外参与同类产品生产竞争,都把仙桃无纺布产业逼至岌岌可危的境地;持积极观点的付立新则坚持,无纺布的春天才刚刚开始,技术革新方兴未艾,无纺布的运用空间十分广泛,仙桃所产产品尚不足其品类的十分之一。

  “两人观点都没有错。”胡先平说,“一个讲的是仙桃产业现状,一个站在无纺业全局看问题。”

  “无纺布应用是个极为宽广的领域。”分管无纺布产业发展的仙桃市发改办副主任周保平介绍,仙桃的产品集中在鞋套、圆帽、一次性防尘服、口罩等少数几个品种,处在整个产业的中低端,属于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这也是目前遭遇挑战最为严峻的部分,因为进入门槛低,国内已经出现向西部、北部土地资源更丰富、劳动力更便宜地区转移的趋势。同时,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日美这样的发达国家为解决空心化和就业,也开始自己生产一部分,直接影响我们的订单。”

  产业结构调整势在必行!必须控制传统产品,转型发展中高端制品!

  又是一次必然与偶然的契合,拉开了彭场无纺新一轮发展的大幕——“彭场无纺”在业内的名声引来了一匹北方狼“中国恒天”,它想在这里上一条中高端无纺布生产线;与此同时,一个已经嗅到结构调整浪潮气息的彭场人邓连华正着力跟上新产品的节奏。双方“一拍即合”,催生了恒天嘉华公司和一条享誉业界的莱芬生产线。“无纺界多数人可能还没意识到‘莱芬’的冲击力,老付最敏感,凭着雄厚的资金和技术基础,他一听说消息,马上就上了新生产线。”说起恒天嘉华的“莱芬”线,胡先平意犹未尽。

  周保平解释:老板们虽明知不升级会被淘汰,但要自己巨资扩规或断臂,却不容易。耗资4.5亿元的“莱芬”,全球只有3条,在亚洲就恒天嘉华这一条,正式投产后,产能将提高3倍,利润增加5倍。“一年以后,老板们看到‘恒天嘉华’的效益,会坐不住的。”

  对于美好前景,与“狼”共舞的邓连华心里比谁都亮堂。“莱芬”虽然还在设备组装中,但此前上线的五模头纺熔复合非织造布生产线已让他尝到了甜头。“它生产的材料用于中高端生活用品及医护用品,比如卫生巾、纸尿裤,市场空间很大,目前尚处于供不应求阶段。‘莱芬’是双组份六模头,人力却只需11个班组,效益将成几倍增长。”

  “它或许成为仙桃无纺新一轮发展的引爆点。”记者调查中,各方逐渐形成统一认识。

  台湾欣意湖北无纺布特种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余清渊的介绍,印证了这一结论。“高端无纺医护用品在国内外市场都具有极为广阔的发展空间。”他拿出该公司生产的一件出口美国的一次性手术防护服,“这相对于传统低端防尘防护服,还增加了防辐射防渗漏功能,发达国家医院已经普及,国内基本还没开始启用。目前,我们的无纺材料都是从浙江采购,上面的防护层用料则是进口。‘莱芬’生产的正是这种材料。”

  他分析,产业链都是不断补充发展的,“莱芬”上线可能导致上下游产品随之一起调整升级。至于国内还依赖进口的防护层用料一块,他说,“湖北科研实力不弱,只要企业壮大了,愿意投资金做研究应用,应该可以解决。”

  果真如此,站在新一轮浪潮起点的彭场无纺产业,将会越做越强!

  市场经济发展中,政府究竟该扮演什么角色?无纺产业20余年的发展,尤其是金融危机以后的几年,仙桃经验揭示——

  政府要当“穿针引线”的能手

  市场经济中,有人主张政府“无为”,一切让市场说了算;有人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政府应该强势介入,引导市场;更多的人则主张政府尊重市场,因势利导。

  仙桃市委书记冯云乔显然属于后者。“河有源头水才清。企业乘势而上需要政府持续给力;企业爬坡过坎更需要我们添柴加薪。我们不能硬来,但在确定大目标大方向后,就要坚定不移地去努力帮助、引导企业往前走。”

  “区域经济,政府不在关键时期予以引导,有的可能就会衰落。”回顾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彭场的无纺产业发展,胡先平感慨,这几年,可以用“花尽心思、步步艰辛”来形容。

  “大家都看到了问题,但是劝他们升级改造,却鲜有人动。”市经信委主任张体强说,“钱是老板们自己的,不可能政府希望他怎么投他就怎么投。多数老板更愿意把资金投到钱来得更快更多的房地产和典当行上去。”

  如果不及时调整,再过两年,彭场无纺布产业规模可能萎缩!2011年,仙桃市委、市政府调整了思路,实行引“狼”战略,把眼睛投向省外。

  “那段时间,我们‘上蹿下跳’。”周保平形容。他说的“上”是指中国纺织业协会,“下”是说各个企业。

  “恒天嘉华”便是“上蹿下跳”的结晶。

  “恒天是中国纺织业协会推荐来仙桃的。摸清恒天意向后,我们把本地企业排了队,经分析,认为老付和邓连华可能性很大。”周保平回忆,“老付是头羊,无需多说。对邓连华,我多叮嘱了几句,叫他备好资料、积极互动。邓连华是大学学历,脑子活,有升级的想法,正需要借力。最终他抓住了机会。”

  吸取多数老板“危而不改”的教训,仙桃决定从2013年开始,由政府出钱组织各种活动开拓大家的眼界。

  “对比了很多办法,讲课、参观、请进来、走出去……发现还是实地参观最有效,虽然最花钱。”周保平介绍,“苦口婆心讲形势多少遍,不如组织大家到广东、浙江的同类企业参观一次。回来以后,不见得马上改,但知道了无纺布原来还可以这样做,开拓了思路。彭场的老板们有实力、懂路数,一旦想通了要改,快得很。”

  至于帮助融资、留抢劳动力、培训工人、协调供电、协调用地、引进人才,对于仙桃市委、市政府来说,都是常规动作。“无纺布是仙桃的支柱产业之一。在转型关键期,我们一定要抓紧平台建设,加快引导推动无纺布产业产品、技术、区域、组织等四方面的调整,着力解决无纺布产业技术含量不高、创新和市场体系不完善等问题,在国际国内市场开拓、技术研发、电子商务等方面加大投入,全力支持无纺布产业做大做强,力争到2015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过300亿元。”冯云乔提出。“我们根据调查,遴选出眼下发展最紧迫的两个平台。”周保平介绍,“一是建设无纺布织造展示交易中心,二是无纺布国际高峰论坛。”“两个都是仙桃无纺提档升级的有效手段,办起来都不容易,我们只有砥砺前行。”胡先平给大家,也给自己鼓劲。

  二代生力军茁壮成长

  “二代不愿意接班”曾搅得温州老板们心烦意乱。有意思的是,经历了父辈的艰苦创业,新一代仙桃无纺布人对该产业都信心满满,陆续接班。

  1976年出生的付玮峰是仙桃富实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付元早之子,同时也是富士达公司的总经理。与父亲相比,付玮峰的心更“野”,胆量更大。他在武汉建立东方远景国际贸易公司,并在美、英等国注册,获得了CED、FDA、PVPE等国际市场准入证。

  无独有偶。2006年,机电专业毕业的刘菁回到家乡彭场,和父亲联手创办湖北羽林防护用品公司。2010年起,刘菁正式接手羽林,让企业迅速成为国内最大纸口罩企业,产量占到全国50%,出口量占到全国同类产品40%。

  如今,新发、宏祥、康城等无纺布二代经营者正在成长。他们中,绝大多数学计算机、外贸、财会、设备检修等,且有海外留学背景。他们的回归加盟,已成为仙桃无纺下一轮浪潮的生力军,也是仙桃市委、市政府让无纺名城越做越大的信心源之一。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河南华硕无纺布厂   无纺布面粉袋淘宝店   中国无纺布网   华东无纺布袋   华硕无纺布面粉袋   高端无纺布厂   无纺布面粉袋   无纺布面粉袋网   无纺布114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产品展示 | 服务客户 | 后台管理 | 留言管理 | 下载中心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河南无纺布厂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7-2016  COMPAN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通讯地址: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产业集聚区 联系信箱:949510256@qq.com  电话:15838056980